哈巴谷

章: 1 2 3

0:00
0:00

第二章

我要立在我的守望台上,置身於堡壘上窺探,看他對我說什麼,看他怎樣答复我的怨訴。
2 上主回答我說:「你寫出這神視,清楚地刻在版上,使人能順利誦讀。
3 因為這神視有一定的時期,最後必要實現,決無欺詐;若遲廷了,你應等待;它必再來,決不誤期。
4 看,心術不正的,必然消逝;人必因他們的信賴而生活。
5 的確,財物使人失信,使人驕傲,不能仗人安息;它張開自己像陰府的咽喉,又如不知饜足的死亡,聚集萬民,匯合列國,歸屬自己。
6 那時,這些人民豈不都吟諷刺詩,以隱語嘲弄他說:禍哉,那隻顧聚斂他人財物的人,堆積抵押於自己家中,要到何時﹖
7 你的債豈不要忽然起來,追債者豈不要醒起,你必成為他們的掠物!
8 因為你搶掠過許多民族,各民族的遺也必要搶掠你;因為你流了人的血,使地域、城市和其中所有的居民遭受了摧殘。
9 禍哉!那取重利,而給自家招禍,並在高處設置窩巢,想避免災禍的人!
10 你消滅許多民族,正是為自家遭來羞恥,危害自己的性命,
11 因為石頭必由牆中呼喊,棟零梁必由屋脊應和。
12 禍哉,那以血債建造城市,以邪惡建立城鎮的人!
13 這豈不要出於萬軍上主的意願:列國祇為火而勤勞,萬民辛苦只是一場空﹖
14 因為大地要充滿對上主光榮的知識,就如水充滿海洋。
15 禍哉,那以攙有毒物的酒給自己近人喝,使他酣醉,圖見他裸體的人!
16 你必飽嚐恥辱,而毫無光榮。如今應該你喝,顯露你未割損之物。上主右手中的杯已輪到了你,恥辱要遮蓋你的光榮。
17 你加於黎巴嫩的摧殘,必臨於你;你施於走獸的虐待,必使你恐懼,因為你流了人的血,使地域、城市和其中所有居民遭受了摧殘。
18 雕像有何用處,竟使工匠雕刻它﹖鑄像,即撒謊之師,又有何用,竟值得製造它的人依賴它﹖他不要為自己製造了啞像﹖
19 禍哉,那對木頭說:「醒來,」對石頭說:「起來」的人!這樣的東西豈能施救﹖看,它只是塗了一層金銀,內卻毫無氣息。
20 但上主卻住在自己的聖殿內,整個大地在他面前都應肅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