撒慕尔纪下

章: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

0:00
0:00

第十四章

责鲁雅的儿子约阿布看透了君王怀念阿贝沙隆的心,
2 就派人到特科亚去,从那里叫来一位明智的妇人,对她说:「请妳装作一个居丧的妇人,穿上丧服,别抹油,像一个为死者居丧很久的妇人,
3 然后去见君王,对他这样这样说 」约阿布就把要说的话,口授给她。
4 科特亚的妇人一来到君王前,便俯伏在地,叩拜喊说:「大王,救命!」
5 君王对她说:「妳有什么事﹖「她答说:「哎!我是个寡妇,我的丈夫死了。
6 你的婢女有两个儿子,他们俩在田野里争斗,无人解劝,彼此对打,竟将一个打死了。
7 全族的人都起来反对你的婢女说:将那打死自己兄弟的交出来,让我们杀了他,抵偿他所杀的兄弟的命,既便是后嗣,我们也要消灭。这样,他们连我所剩下的一星之火,也要熄灭,不让我的丈夫在世上留名,或者留后」。
8 君王对妇人说:「妳回家去吧!我会为妳下令查办」。
9 特科亚的妇人立即对君王说:「我主,大王!愿此罪归于我及我父家,与大王,与陛下无干」。
10 君王说:「凡向妳再出言恐吓的,你把他带到我这里来,谁也不敢再麻烦妳了」。
11 她继续说:「望大王提及上主你的天主名,不许报复血仇的人再从事破坏,不将我的儿子消灭」。他答说:「我指着永生的上主起誓:妳儿子的一根头发,也决不会落在地上」。
12 妇人接着说:「望我主大王,许你的婢女再进一言!」他答说:「说吧!」
13 妇人说:「为什么大王想出这样的事来,反对天主的百姓。君王说出这话,若不将自己放逐的人召回来,就不免有罪了!
14 我们原来都该死,如同泼在地,上的水,不能再收回,天主也不再给人生命;所以大王要设法不使那放逐的人,成为一个永不能再回家的人。
15 我现今到这里来,向我主大王提及此事,是因为有些人恐吓我,为此你的婢女想:我得向君王说明,也许君王会实践他婢女的请求。
16 因为大王必会听从我,从那由天主产业中铲除我和我儿子之人的手中,救出自己的婢女来。
17 所以你的婢女说:我主大王的话,实能安慰人心,因为我主大王对于分辨善恶,实如同天主的使者。望上主你的天主,与你同在!」
18 君王回答妇人说:「我有一事问妳,妳可不要对我隐瞒」。妇人答说:「我主大王,请说!」
19 君王问说:「在这一切事上,是不是约阿布的手在妳后面﹖」妇人答说:「我大王万岁!我主君王所说的,丝毫不差,正是你的仆人约阿布吩咐了我,是他将这一切话,口授给你的婢女。
20 使事实改变真相的,确是你的仆人约阿布所做的;但是我主贤明,贤明得如同天主的使者,晓得地上所有的事」。
21 王便对约阿布说:「好,现在我就履行此事,召回孩子阿贝沙隆来!」
22 约阿布就俯首至地,叩拜祝福君王,随后说:「我主大王,今日你的仆人知道,我在你眼前获得了宠幸,因为大王实践了他仆人的请求」。
23 约阿布就起身,往革叔尔去,将阿贝沙隆领回耶路撒冷。
24 君王说:「叫他回自己家里去罢!不要让他来见我」。于是阿贝沙隆回到自己家里,没有见君王的面。
25 在全以色列民中,没有一人像阿贝沙隆那样英俊,堪受赞美的,在他身上,自踵至顶,没有一点缺陷。
26 他剪发以后,──他每年年底剪发一次,因为头上积发太多,他必须剪去,──称了称剪的头发,依王家的衡制,重二百「协刻耳」。
27 阿贝沙隆有三个儿子,一个女儿;女儿名叫塔玛尔,是个容貌很美丽的女子。
28 阿贝沙隆在耶路撒冷住了两年,仍未得见君王的面。
29 阿贝沙隆遂派人到约阿布那里,求他引自己去见君王。但是,约阿布不愿到他那里去,他又派人去,他仍是不肯来。
30 他于是对自己的仆人说:「你们看,约阿布的庄田与我的相接,他在那里种了大麦,你们去放火烧田」。阿贝沙隆的仆人于是放火烧了田。
31 约阿布就起身来到阿贝沙隆的家里,对他说:「你的仆人为什么烧了我的田?」
32 阿贝沙隆回答约阿布说:「看,我派人到你那里说:请你到我这里来,我愿派你去见君王,问他为什么叫我从革叔尔回来﹖假如我仍留在那里,为我岂不更好﹖!如今我愿见君王的面,我若有罪,他可杀我!」
33 约阿布便去见君王,禀告了这些话。王遂召见阿贝沙隆;他来到君王前,俯首至地,叩拜君王;君王就吻了阿贝沙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