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王记下

章: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

0:00
0:00

第五章

阿兰王的军长纳阿曼在他的主上面前,是个很受尊重宠爱的人,因为上主曾藉他使阿兰人获得胜利;这人虽英勇有为,无奈患了癞病。
2 阿兰人先前曾结队出外劫掠,从以色列地掳来一个少女,这少女做了服侍纳阿曼妻子的婢女;
3 她对自己的主母说:「哎!如果我的主人去见撒玛黎雅的先知,他一定会治好他的癞病。」
4 纳阿曼去告诉他的主上说:「以色列地的少女曾如此如此说。」
5 阿兰王说:「你去!我也给以色列王写一封信。」纳阿曼于是带了十「塔冷通」银子,六千「协刻耳」金子和十套礼服去了。
6 他给以色列王呈上信,信上说:「你收到这封信,就知道我打发我的臣仆纳阿曼来见你,是要你医好他的癞病。」
7 以色列王一念了这信,就撕裂自己的衣服说:「难道我是天主,能使人死使人活吗﹖这人竟然给送这个人来,叫我医好他的癞病!你们只要想一想,便可看出,他是找机会来与我寻衅。」
8 天主的人厄里叟听说以色列王撕裂了自己的衣服,便打发人去见君王说:「你为什么撕裂了你的衣服,叫他来见我他就会知道在以色列有先知」
9 纳阿曼于是乘坐车马来到厄里叟的屋门口,就停下了。
10 厄里叟派了一个使者对他说:「你去,在约旦河里洗七次,你的肌肉就会复原,得到洁净。」
11 纳阿曼生了气,且走且说:「看,我原想他会出来见我,站在我面前,呼求上主他的天主的名,在患处挥动他的手,治好这癞病。
12 大马士革的阿巴纳河和帕尔帕尔河,不比以色列所有的河水都好吗﹖我不能在那里洗得洁净吗﹖」他于是转过车来,气愤愤地走了。
13 他的仆人们前来对他说:「我父!如果先知吩咐你作一件难事,你岂不是也要做吗﹖何况他只对你说:你去洗洗,就洁净了呢!」
14 纳阿曼便下去,按照天主的人的话,在约旦河里浸了七次;他的肌肉就复了原,如同婴儿的肌肉一样,完全洁净了。
15 纳阿曼于是同他的全体随员,再回到天主的人那里,站在他面前说:「现在我确实知道:全世界只在以色列有天主。现在,请你收下你仆人的礼物罢!」
16 厄里叟回答说:「我指着我所服事的永生上主起誓:我决不接受。」纳阿曼再三催促他接受,厄里叟只有拒绝。
17 纳阿曼遂说:「你既不接受,至少请你让你的仆人装去两个骡子所能驮的土,因为你的仆人从此不再给别的神,只给上主奉献全燔祭和祭祀;
18 但有一件事,愿上主宽赦你的仆人:就是当我的主上进入黎孟庙宇叩拜时,常是搀扶着我的手,这样我也得随他在黎孟庙宇参拜。当我在黎孟庙宇参拜时,愿上主在这件事上赦免你的仆人!」
19 先知对他说:「你放心去罢!」 那时,天主的人厄里叟的仆人革哈齐心里想:「我的主人白白放过了这个阿兰人纳阿曼,没有接受他所赠送的礼物;我指着永生的上主起誓:我一定要去追上他,向他要点东西。」
21 革哈齐遂去追赶纳阿曼。纳阿曼见他在后面追来,便下车迎接他说「都好吗﹖」
22 革哈齐回答说:「都好。我主人打发我来对你说:刚才有先知的两个青年弟子,从厄弗辣因山地来看我,请你给他们一「塔冷通」银子和两套礼服。」
23 纳阿曼说:「好,就请拿两「塔冷通」罢!」它再三催促革哈齐,将两「塔冷通」银子,放在两个布袋里;还有两套礼服。将这些东西交给两个仆人,叫他们在革哈齐前面拿着。
24 当革哈齐到了一座山岗上,便从他们手中接过来,藏在家里;然后辞别他们两人,让他们回去了。
25 当革哈齐进去侍立在主人面前时,厄里叟问他说:「革哈齐,你从那里来!」他回答说:「你仆人那里也没有去。」
26 先知对他说:「那人下车转来迎接你的时候,我的心岂没有跟你去吗﹖好罢!现在你既收下银子,自然也可以买衣服、橄榄园、葡萄园、牛、羊、仆婢了。
27 但是,纳阿曼的癫病也要附在你身上和你的后裔身上,直到永远。」革哈齐从厄里叟面前出来,就患了癞病,像雪那样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