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王记下

章: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

0:00
0:00

第八章

厄里叟对自己曾复活其子的妇人说:「你和你的家人,应动身往你能居住的地方去侨居,因为上主已决定,这地快要遭受七年饥荒」
2 那妇人就立即照天主的人所说的话作了;她和她的家人动身走了,在培肋舍特人的地方,侨居了七年。
3 过了七年,这妇人从培肋舍特地方回来,便去求君王,要收回自己的房屋和田地。
4 那时,君王正与天主的人仆人革哈齐谈话,说:「请你将厄里叟作的一切大事,讲给我听!」
5 当革哈齐正向君王讲述先知如何复活死人的时候,恰好厄里叟曾复活其子的那妇人,前来求君王,要收回自己的房产和田地,革哈齐就说:「我主,大王!这就是那妇人,这就是厄里叟所复活的那儿子。」
6 君王问那妇人,妇人便将那件事告诉了君王;君王于是将她的事,委托给一个宦官,吩咐他说:「凡这妇人的一切,和自从她离开此地直到今日,田地里的一切出产,都应归还给她。」
7 厄里叟来到大马士革时,阿兰王本哈达得正在患病,有人告诉君王说:「天主的人到这里来了。」
8 君王对哈匝耳说:「你随身带些礼物,去拜见天主的人,托他求问上主,我这病还能好吗﹖」
9 哈匝耳就带了四十匹骆驼,满载着大马士革出产的上等礼品,前去拜见先知;到了以后,就站在先知面前说:「你的弟子阿兰王本哈达得打发我来问你:我这病还能好吗﹖」
10 厄里叟对他说:「你去告诉他:一定会好;但上主指示我:他一定要死。」
11 厄里叟定睛凝视哈匝耳,直使哈匝耳感到惭愧。这时天主的人就哭了。
12 哈匝耳问说:「我主,你为什么哭﹖」先知回答说:「因为我已知道你将要加于以色列子民的恶行:你要放火焚毁他们的堡垒,用刀杀死他们的青年,摔死他们的儿童,剖开他们的孕妇。」
13 哈匝耳说:「你的仆人算什么﹖只不过是一条狗,他如何能作出这样的大事﹖」厄里叟回答说:「上主已指示给我,你要作阿兰王。」
14 哈匝耳就离开厄里叟,回去见他的主上;君王问他说:「厄里叟对你说了些什么﹖」他回答说:「他告诉我:你一定会好。」
15 到了第二天,哈匝耳拿了被衾浸在水中蒙在君王的脸上,君王就这样死了;哈匝耳就篡位为王。
16 以色列王阿哈布的儿子耶曷兰五年,犹大王约沙法特的儿子约兰登极为犹大王。
17 他即位时年三十二岁,在耶路撒冷为王八年。
18 他走了以色列王所走的道路,像阿哈布家所行的一样,因为他娶了阿哈布的女儿为妻,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。
19 但是,上主为了他仆人达味的缘故,不愿消灭犹大,因为他曾向达味应许过,他的子孙中,要永远给他留下一盏明灯。
20 约兰年间,厄东人脱离了犹大的统治,自立为王;
21 那时,约兰率领自己所有的战车,到了匝依尔,乘夜间起来,冲出了包围他和那些战车长的厄东人,军民纔得逃回自己的帐幕。
22 这样,厄东人脱离了犹大的统治,直到今日。同时,里贝纳也背叛了犹大。
23 约兰其余的事迹,他的一切作为,都记载在犹大列王实录上。
24 约兰与列祖同眠后,与他的列祖葬在达味城;他的儿子阿哈齐雅继位为王。
25 以色列王阿哈布的儿子耶曷兰十二年,犹大王约兰的儿子阿哈齐雅登极为王。
26 他即位时,年二十二岁,在耶路撒冷作王一年。他的母亲名叫阿塔里雅,是以色列王敖默黎的孙女。
27 阿哈齐雅走了阿哈布家的道路,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,同阿哈布家一样,因为他是阿哈布家的女婿。
28 他同阿哈布的儿子耶曷兰往辣摩特基肋阿得去,与阿兰王哈匝耳交战。阿兰人击伤了耶曷兰,
29 耶曷兰就回到依次勒耳,治疗他在辣摩特与阿兰人交战时所受的伤。犹大王约兰的儿子阿哈齐雅,由于阿哈布的儿子耶曷兰患病,就下到依次勒耳去探望他。